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ha556688大观园博客

欢迎新老网友观览我的博客

 
 
 

日志

 
 

道光皇帝——一个历史转折时期的悲剧人物  

2017-01-30 06:4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光皇帝——一个历史转折时期的悲剧人物
2017-01-29 10:27:51栏目:民族
  • 2274
  •  
  • 1
  •  
  • 44
  •  
  • 0

  在中国历史上,道光皇帝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

  在他之前,中国的历史叫中国古代史,而在他之后,中国的历史跨入了一个新阶段——中国近代史;在他之前,大清王朝是有着康乾盛世的繁华帝国,历代皇帝文治武功,彪炳史册,而在他之后,大清王朝日益没落,战败求和,割地赔款。所以,道光皇帝开启了中国近代史,用革命者的话语来说,中国开启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历史悲剧。但当时的道光皇帝并不知道自己会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如此的名声,虽然其死后也谥号也颇蔚为壮观——“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宽定成皇帝”,全是颂扬溢美之词,类似于我们所熟悉伟大的地主阶级革命家思想家军事家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伟大的领袖之类。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在中国历史上,道光皇帝绝对不能算是一个我们所一般理解的坏皇帝,类似昏君暴君之类的词是无法用来形容道光皇帝的,虽然我们也无法称他为明主。

  道光皇帝名叫爱新觉罗?旻宁,是清朝第八位皇帝,是清朝入关后的第六位皇帝。

  旻宁的父亲是嘉庆,是嘉庆的嫡长子。什么是嫡长子,就是旻宁是嘉庆的二老婆生的儿子,但是嘉庆的大老婆生的第一个大儿子夭折了,而旻宁是嘉庆的皇次子,因此在嘉庆大儿子死后也就成了嫡长子。

  旻宁生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是乾隆的无数个孙子之一。和其他皇家子孙一样,旻宁六岁时就入上书房课读,研修四书五经、先祖圣训,同时也要跨马横刀,练习骑射。跟现在的小孩一样一样的,也要上各种培训班,只不过旻宁上的是最高级的皇家培训班。

  旻宁年幼时,就深得乾隆喜爱。道光十岁时,跟随爷爷乾隆一起行围打猎。突然,一头鹿惊慌失措跑出丛林,道光眼捷手快,提弓捻剑,嗖的一声,这头鹿应声而倒,这让年近80的乾隆赞不绝口(大家可以脑补下你在亲戚朋友面前弹个钢琴吹个笛子或是朗诵唐诗时,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自豪表情)。乾隆随之赏赐年仅十岁的小道光黄马褂一件,翠翎一支,并赋诗赞叹曰:“老我策聪尚武服,幼孙中鹿赐花翎。是宜志事成七律,所喜争先早二龄”。乾隆曾在12岁的时候射猎一只黑熊,所以对于旻宁早他两岁就能射杀一只鹿感到异常高兴,认为旻宁神武智勇,对旻宁寄予极高的期望,又曰:“家法永遵锦奕叶,承天恩贶慎仪刑”,隐然间将大清王朝的帝制王统的厚望寄予旻宁。

  既然乾隆如此喜爱小旻宁,旻宁的父亲颙琰(后来的嘉庆)也自然对旻宁厚爱有加,刻意培养。

  1795年,已经在位60年的乾隆将皇帝宝座禅让给做了许多年储君的颙琰,是为嘉庆皇帝。嘉庆四年(1799年),嘉庆在乾隆驾崩并立即处理了大贪官和珅之后,立即按照清朝惯例秘密建储,立旻宁为太子。在秘密立旻宁为太子时候,嘉庆对旻宁的培养更是格外认真和系统,旻宁也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其文韬武略颇得嘉庆喜欢。

  嘉庆在位期间,旻宁的“神武智勇”又得到了一次充分的表现,让嘉庆更加对其寄予厚望。

  嘉庆十八年(1813年)九月十五日,嘉庆正在木兰围场狩猎,而清王朝眼中的“邪教”组织——天理教教徒围攻了紫禁城。天理教徒200余人在宫内太监的内应下攻入紫禁城的东华门和西华门。看来紫禁城的保卫工作做得不够好,也没有做好宫内太监政治思想工作,竟然信了邪教组织。天理教徒攻入紫禁城时,旻宁正在和诸皇子一起做作业,突然闻听共内外杀声震天,旻宁随即披挂整齐,带上鸟枪(真的叫鸟枪)、腰刀等,开始阻击天理教的进攻。当时,京城禁卫军尚未入宫救援,旻宁率众拼死抵抗,并用鸟枪射杀了两名天理教徒,其中一名天理教徒还是挥舞白旗指挥其他天理教徒进攻的领导干部。在驻京师各部队的增援下,进攻紫禁城的200名天理教徒均被歼灭败退,清王朝在打击邪教的斗争中又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

  对于这次天理教变乱,嘉庆帝身为震惊,惊呼“从来未有事,竟出大清朝”。由于旻宁在这次清王朝反对邪教的斗争中的卓越表现,嘉庆帝对其更加喜爱,称赞旻宁“有胆有识”,“忠孝兼备”,并封其为“智亲王”,也将其使用的鸟枪赐以“威烈” 的称号。虽然旻宁在这次反邪教斗争中冲锋陷阵、智勇双全、战功显著,但是旻宁表现的十分谦虚。他一再给嘉庆上书称“子臣实出无奈”,“事在仓卒,又无御贼之人, 势不由己, 叨天祖皇父皇母鸿福,,却贼无事,子臣年幼无知,,于事后愈思愈恐”,也就是说:哎呀,我也好怕怕的,当时那么勇敢,也是没有办法啊,当时宫里没有御敌之兵,事发突然,多亏了咱们祖上积德,也多亏了皇阿玛和皇额娘的洪福,才会击退敌人啊,后来我想想也是后怕啊!旻宁的这种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态度深得嘉庆喜爱,嘉庆表扬旻宁“功在社稷”,“ 不自满假”,“ 有大能谦, 不矜不伐,圣人之功, 超迈前古”。

  1820年7月,嘉庆驾崩,旻宁即位,是为道光皇帝。

  按常理来说,道光从小深受乾隆、嘉庆两代皇帝喜爱,皇家系统的培育体系也能够给道光提供做一个好皇帝的所有资源,而且道光本身也不算太笨,学习也算认真,勇气更加可嘉,他应该能够成为一个清朝的合格的皇帝,虽不至于像祖父乾隆或是祖父的祖父康熙那么英明神武,但至少应该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能够继续驾驭大清帝国这个超级巨轮驶向光明的未来。但是,历史并没有给道光做一个好皇帝甚至说合格的皇帝的机会,因为道光遇见了他的先祖们不曾遇见的历史变局。这种历史变局是如此复杂和陌生,再加上道光自身的一些弱点和缺陷,使他难以应付这样的变局,从而只能使得大清王朝一步步走向衰败的深渊。

  但是,道光还是想做一个有着文治武功的能够为后世所敬仰的“中国好皇帝”。

  道光很努力,在某些方面也做的算比较成功。

  道光做了很多努力。

  道光即位刚十天,就毅然下旨令倚老卖老对道光帝不是那么尊敬的66岁的首席军机大臣拖津、75岁的戴均元等退出军机处,并对军机处进行了重组,一时间,朝政为之一新。另外,也将漕粮从河运改为海运,节省了开支,也堵塞了一批漕运官员中饱私囊的机会。

  大清王朝历代沿袭下来的陋规多入牛毛,诸如节寿礼、程仪、卯规、别敬、门生礼以及征收钱粮中的浮收、勒折、放炮、签子钱等等。各级官吏凭借种种陋规敲诈勒索、贪污腐化,百姓横遭压榨剥削,苦不堪言。道光即位刚半月,即决心对这些历朝沿袭下来的各种陋规进行整治,以整饬朝纲,刷新吏治。道光下诏曰::“箕敛盘剥之风日甚一日,而民间之储藏概耗于官司之朘削,因此民生困极。与其私取,不如明给。”“各省的陋规,如舟车行户、火耗平余、杂税存剩、盐当规礼,其名不一。有此地有而彼地无者,有彼处可以裁革而此处断不能裁者。虽然明令禁止,照样巧取豪夺,上司借此恐吓属员,小民为此控告官吏。不如明立章程,加以限制。只是各省情形不同,令各地督抚将所属地区陋规逐一清查,应存者存,应革者革。” 严厉地要求督抚大吏“不要苟且塞责,或畏难推诿,听任掩耳盗铃”。

  召旨一下,各级官员一时间搞不清楚新皇帝到底要干什么,莫不清楚皇帝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是动真格的,还是装装样子。要知道,触及利益要比触及灵魂难的多。清查陋规依靠的是朝中大臣以及各级督抚等封疆大吏,这些吃惯了陋规带来的好处的大清的各级领导干部一方面互相观望,一方面纷纷给道光帝上书陈情,认为整饬陋规绝不可行,各地陋规绝无可能清查清楚,且耗民伤财,于吏治绝无裨益。面对朝廷上下各级官吏的反对,道光皇帝也无法一意孤行,只能听之任之,遂下诏停止清查陋规。

  其实,道光帝认识到了清王朝吏治衰败、百弊丛生现实,也试图痛下决心厉行整治,但是面对朝臣的反对,道光对于清查陋规也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和规划,只能不了了之,下旨停止。

  所以,道光帝执政初始的一次整饬吏治、惩治腐败的行动就哑然失败。虽然后来道光皇帝也多次整顿吏治,处分了一批小老虎和苍蝇,但这对于整个大清王朝衰败的吏治来说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这反映了道光皇帝谨小慎微、保守守成、得过且过、软弱短视等等一系列性格弱点。道光帝甚至没有其父嘉庆皇帝的勇气,嘉庆皇帝甚至敢将大清王朝最大的大老虎——和珅勇敢拿下,而道光皇帝却没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这也注定了在日后的鸦片战争中大清王朝必然失败的命运。

  道光帝不仅在文治方面颇下功夫,而且在武功方面也颇有建树。

  道光六年(1826年)六月,张格尔在新疆叛乱,妄图在南疆恢复其和卓家族的统治。说起和卓家族,道光皇帝的爷爷乾隆皇帝早就和他们打过交道。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乾隆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张格尔就是大和卓布拉呢敦的孙子。这孙子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秋,率数百名叛军潜入南疆,向大清王朝驻疆官兵发起进攻,失败后逃亡。六年后,这孙子在英国殖民者的资助和帮助下,又搜罗了几百人叛乱分子并煽动当地不明真相的群众数万人进攻并占领了和阗(今和田)和英吉沙尔(今英吉沙)二城,接着全力进攻喀什噶尔城。不久,又攻入叶尔羌(今莎车)。随即,张格尔这孙子得意忘形,在喀什噶尔建国称王,欲与大清王朝一比高下。

  而道光皇帝对于张格尔的叛乱,倒是表现了一些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王者风范,颇有其祖父乾隆的风采。

  道光帝得知张格尔叛军攻占和阗、英吉沙尔,并围攻喀什噶尔的消息之后,立即发布谕令,要求当前“总以严守东四城(阿克苏、乌什、库车、辟展)为要,阿克苏尤为适中扼要地方,更应加意固守”。其一,命伊犁将军长龄为扬威将军,与陕甘总督杨遇春统领万余大军,前赴新疆筹办剿捕事宜。他要求长龄、杨遇春等人,“务期厚集兵力,一鼓扫除,以彰天讨”,“勇往之中,寓慎重之意”,“不可冒昧轻进,致堕贼人奸计”。清廷还制定了奖惩和严守军纪的条例,以充分调动清军将士平叛的积极性。 其二,道光深知,张格尔之所以能煽动数万不明真相的新疆同胞为其卖命,根子在于当地不法官员所激起的民愤。因此,道光帝下令惩办贪横不法官员,将民愤极大的驻疆大臣定罪;向回城居民宣示恩威,实行严格的区别对待政策:对“甘心助逆”抗拒清军者决不宽贷,而对“被胁附合之众”,只要能投诚乞命,皆可予以宽贷,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叛乱者。 其三,为了保证大军在前线英勇山地,道光帝命办理粮饷颇有经验的大臣恒敬驻哈密,以保证粮饷和其他军用物资的供应。

  道光帝的各项举措立竿见影,清军在前线捷报频传,张格尔的叛军一再失败,并最终于

  道光七年(1827)末,清军全歼叛军,并活捉张格尔。道光八年(1828)五月,张格尔被押解进京,道光帝亲临午门受俘,历数张格尔的种种罪行,圆明园廓然大公殿公审张格尔,随后将其处决。 张格尔死的还是很惨的,道光帝命人将其碎尸万段,然后喂狗。

  因此,可以说,平定张格尔叛乱,道光皇帝维护了大清王朝的统一和领土完整,有效地抵制了殖民主义利用民族矛盾侵略中国的丑恶行径。

  至此,可以看到,道光在文治武功方面还是颇为努力的,也颇有建树。就目前来说,道光皇帝还是一个不错的皇帝。但是,道光皇帝并没有意识到他将面临无论是本朝还是前朝都不曾面对过的“千年大变”,而这“千年大变”将使得道光皇帝以及他身后的整个大清王朝都一败涂地,难以应付。

  道光帝将要面对他人生当中最大的悲剧和灾难——鸦片战争。当然,鸦片战争不仅是他一个人的悲剧和灾难,也是大清朝的悲剧和灾难。

  但是,这个悲剧和灾难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鸦片战争前的一两百年,英国其实充当了欧洲各国购买中国产品的海外总代理,也可以说比较早的海外代购。英国人将大量的中国茶叶和瓷器运到欧洲,卖给那些附庸风雅的欧洲人。

  英国人在这种贸易中也获利不少。英国人本来是想好好地和大清朝以及大清人民做生意的,进行正常的双边交往并进一步扩大双边的贸易范围,但是大清朝没有给英国人好好做生意的机会。

  其实,英国人本来也没有将大量的鸦片贩卖到中国,而是希望将他们因为工业革命而生产过剩的优质工业品通过正常渠道销售到中国来,这些工业品包括各种纺织品、玻璃器具、各种西洋乐器、钟表等等。英国人曾经设想,哪怕每一个中国人都买一尺英国产的布匹,英国人就能发大财。马克思也曾经说,假如每一个中国人都开始穿袜子,英国的纺织工业就能赚翻天了。

  但是,可惜的是,英国人认为是特别好的东西,中国人说:我们不需要,你们带回去吧。

  因此,英国高雅有调调的工业品在中国就是卖不出去。为了能够和中国建立正常的商业关系以及进一步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英国于1792年拍出马嘎尔尼率领英国使团到北京去面见道光帝的爷爷——乾隆帝。使团也没有空着手来,马嘎尔尼带的礼品价值达一万五千英镑。当然,英国人认为他们带的是礼品,而中国人认为他们带的是贡品,这反映了对双方关系的不同认识。那个时候交通也不太方便,英国使团1792年出发,1793年8月才到北京,后来又辗转到热河去面见乾隆。

  乾隆听说英国派人来见他,以为是专为给他祝寿而来,也很高兴,说那就见见吧。见见很容易,关键是如何见。清朝方面的礼官希望马嘎尔尼行跪拜礼,但是英国方面表示只能行单膝跪地的英国礼仪。这让乾隆帝很不爽,简单会面之后就打发使团回去了。使团回到北京后,军机大臣和珅将乾隆帝的赦谕和礼品交给马嘎尔尼,让他们回去。乾隆在赦谕中说:“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借外夷货物以通有无。特因所产茶叶、瓷器、丝斤为西洋各国必需之物,是以加恩体恤……”也就是说,我们这里啥都有,不需要你们的东西,没必要互通有无,我们的茶叶、瓷器、丝绸是你们的奢侈品,那就多给你们点,带回去给你们的皇帝试试,也算我们对你们的恩赐。所以,除了弄了一些中国奢侈品回去,马嘎尔尼这次算是白来了。

  其实,马嘎尔尼这次的外交失败,表面上看是因为礼仪之争,其实是因为大清朝的自大心态作祟,认为英国弹丸小国,还要和我上国平等正常交往,你开什么玩笑。

  英国人回去一想,既然大清朝不需要我们的工业产品,那就从别处倒腾点土特产给你们吧,做海外代购不容易啊。这次,英国人倒腾的不是一般的土特产,而是吸食之后飘飘然,让人欲罢不能,但却伤害身体、价格昂贵的鸦片。

  大清朝的那些臣民也够奇怪,不去买英国人卖给他们的提高生活质量的工业品,而对这种伤害身体耗费银钱的鸦片却情有独钟。因此,一时间,整个大清朝,从上到下,从官员到百姓,吸食鸦片成为流行的趋势。估计那个时候,大家见面,问候语可能会是:今天你吸了吗?街头的宣传广告也会是:吸吸更健康。

  鸦片烟在大清的销量越来越大。1821-1828年间,每年销售9000余箱,1828-1835年,每年销售18000余箱,1835-1838年,每年35000余箱,每箱鸦片价值400两白银。

  长期吸食鸦片对人的身体是非常有害的,而且各级官员和士兵也大量吸食,军队的战斗力也大大减弱。不仅如此,清政府更加关心的是这些鸦片对于大清朝白银的消耗。社会各层大量吸食鸦片,使的白银大量外流,清政府财政困难,难以为继。

  因此,道光帝登基后所面临内的最大危机就是鸦片泛滥,白银外流。道光元年(1821年),道光帝就发布一系列谕令严禁鸦片,采取源流并治的方针。首先,规定任何达到广州的货船,必须向政府保证没有运输鸦片,否则一旦发现,罪加一等,这是所谓治源;第二,为了遏制鸦片在国内的流通,道光帝规定:“开馆者议绞,贩卖者充军,吸食者杖徒”。按说道光帝禁烟的决心和力度还是有的,但是很奇怪的是鸦片却屡禁不止,而且越来越严重。

  鸦片之所以屡禁不止,愈加严重,原因其实有二:其一,鸦片烟生意利益巨大,道光帝的那些下属官员从鸦片烟的生意中获益不少,特别是广东的官员们,形成了“水师有费,巡船有费,营讯有费、差保有费、窟口有费, 自总督衙门以及关口司事者, 无不有费。” 因此,各级官员能从鸦片生意中获利不少,因此包庇鸦片商人。在这种情况下,道光远在京城,他的规定无论有多严厉,也起不到太大作用。其二,道光十四年(1834),英国废除了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的垄断权,因此,英国的私人企业纷纷参与对华贸易,他们采取走私的方法,大量向中国贩卖鸦片。其实,有两个简单例子就可以说明道光帝的禁烟不会起到太大作用。其一,道光帝的母亲,也就是伟大的太后也是鸦片吸食者,在严禁鸦片的同时,道光帝通过特殊渠道保证太后的鸦片供应。其二,两广总督邓廷桢的儿子也是一个大鸦片商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道光帝的禁烟不会有太大作用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到1838年,清朝输入鸦片数量激增,造成清朝国内白银大量外流,银元枯竭,国内物价上涨,工商业停滞,国穷民困,上自士大夫,下至贩夫走卒,均以吸食鸦片为荣。林则徐给道光帝上书到:“鸦片流毒于天下,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兴思及此,能无股栗?”道光本来是一个很小气吝啬,性格又很软弱的人,被林则徐这么一吓唬,再不禁烟,我就又没有打仗的兵,又没有能花的银子了。所以,道光帝封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到广州禁烟。

  1839年3月,林则徐到达广州,一方面和两广总督邓廷桢、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两人合作,积极整顿海防,防御外敌入侵,一方面勒令英商交出鸦片。通过各种手段,英商最后屈服,交出了20283箱鸦片,价值800多万两白银。当时林则徐答应说,每一箱鸦片,政府给予五斤茶叶补偿。但是,吝啬的道光帝,连这点茶叶钱也不想出,最后逼得林则徐不得不上奏说:“所需茶叶十余万斤,应由臣等捐办,不敢开销”,林则徐的意思就是不会占用皇帝从海关揩油得来的收益,道光这才放了心,马上批复:照所议办理!也就是说,林则徐用五斤茶叶换取一箱鸦片,总共用了十万余斤的茶叶。

  1839年6月3日开始,林则徐将这用茶叶换来的两万多箱鸦片销毁,史称“虎门销烟”。具体的方法和过程,请参见中学历史课本虎门销烟片段,这里不做详述。

  道光帝一看,小林同志可以啊,困扰寡人多年的鸦片贸易,被小林同志就这么轻易搞定了。但是,道光帝想不到的是,英国商人有这么大损失,英国政府是不会不管的,战争在慢慢逼近。

  1839年10月1日,英国政府召开内阁会议,以微弱多数通过决议,认为英国的商务受阻及大英子民生命受到威胁,因此派遣一支远征军到中国去,给中国人一些颜色瞧瞧。

  1840年6月,英国军舰16艘,武装轮船4艘,运输船28艘,海陆军共计4000余人,到达广东海面。按道理来讲,当时清朝军队有80万之众,要是这些清军还是刚刚入关时的八旗军队,英国这几千军队基本是白给的,还不够清军塞牙缝的。但是,大清朝开国一百多年了,这时候的八旗已经不是刚入关的时候的八旗了,纪律松懈,疏于训练,人浮于事,所谓的操练也不过是一起做做清朝人民八旗军第七套广播体操罢了,只具表演价值,真要上战场打仗,基本上手无缚鸡之力了。

  说实话,林则徐还是做了一些战争准备的,包括训练水师,购置200多门西洋火炮等等。因此,英军并没有在广东得到太大的便宜。广东做了准备,但是其他沿海地区没有很好的战争准备。英军很好地利用了避实就虚的战略,既然打不动广东,中国那么大,英军要到别处去看看。因此,英军就沿海北上,很快攻下定海,并在定海血腥屠城。道光帝在定海失陷之后,多次下发中央文件,颁布圣谕,要求沿海各省加强战备,认真准备。但是,清朝海防力量及其弱小,加上各级老虎苍蝇贪污腐化,海防极其空虚,根本无法阻止英国舰队的长驱北上。英军以定海为基地,迅速直逼大沽口,这就离北京不太远了。

  道光帝原本觉得小林同志挺能干的,又是销烟又是备战啥的,原本想着英国舰队只是来旅游的,没想到大清海防这么弱不禁风,一幅孬种的样子。在英军逼近天津的情况下,道光帝就开始动摇了,就又表现了他软弱的一面。道光帝令直隶总督琦善,说如果英舰开来的话,切记不要先行开炮。这简直就是最早的不抵抗命令,后来被张学良学会了。琦善很开和英军的懿律联系上了,懿律给琦善送去了《巴麦尊子爵致中国皇帝钦命大臣函》,然后英军便离开了大沽海面。懿律的这个函主要宗旨就是要求清政府赔礼道歉、赔偿鸦片损失,希望中英两国关于平等来往(也就是说不要让我们再跪着见你们的皇帝了),并要求割让一块合适的岛屿让英国人居住和贸易等等,否则我们就啪啪啪开炮。道光帝看了这个函之后,觉得割让海岛赔钱,这事是不行的,道光帝一直很抠门,这种交易道光帝是不会答应的。但是道光帝又觉得小林同志惹了大祸,心想,我只是让你去禁烟,你为啥给我招惹了战争,还让老子赔钱割地,小林是个坏同志。并派琦善和英军进行交涉。琦善表现了他天才的坑蒙拐骗的外交才能。他给懿律说,我们赔钱割地的事,我们老大说不行,有损国体,你们不是就想好好做生意嘛,你们只要退回广东,一切都好商量,好说好说,而且我们老大已经让我当了钦差大臣,我到广东后,首先替你们办了伤害英国人民感情的林则徐,替你们报仇雪恨,还适当赔你们点鸦片钱,你们看中不。琦善的这种说辞,傻傻的懿律竟然信了,就真的将舰队撤退了。道光帝一看,呦呵,还是我们满族同志能干,只用口舌之力就退敌了,哪像林则徐,竟给老子惹事。于是,道光很快便下旨将主战派林则徐邓廷桢等撤职查办,派琦善赴与英军谈判。

  英军这么一撤,傻傻的道光帝竟真的以为英国人只是想做生意,只要处理了林则徐,啥都好办了。于是,道光帝谕令沿海各省撤退调防的清军,解散团练水勇。天真的道光帝,太天真了,傻萌傻萌的。

  懿律率舰队从大沽口撤退,回到了广东海面,等待钦差大人琦善同志过来谈判,以期通过谈判实现他们的侵略目标。

  1840年11月29日,琦善抵达广州,接任两广总督,负责与英军进行谈判。懿律因病回国,由义律负责和琦善交涉。义律提出了赔偿烟价、割占海岛、开放通商口岸等14项要求。琦善利用其天才的外交才能,和义律讨价还价。赔钱和开放口岸的事好说,道光帝也会允许,但是唯独割地这事,琦善觉得道光帝肯定不答应。所以,双方谈好了赔钱和开放口岸的事,但是对于割地的事,双方陷入了僵局。

  1941年,琦善照会义律,说“准令外国人前来贸易,已署大皇帝格外恩施,断无再给地方之理。”义律看后,知道割地的事搞不定了,得开炮让大清清醒清醒。于是,1841年1月7日上午八点,英军组织陆军、水兵以及炮兵部队共1400余人,攻占香港岛。清军的失败让琦善大为惊慌,随擅自同意英国人可在尖沙咀和香港之间择一处“寄寓”。懿律认为琦善同意割让香港岛,并答应将定海等地交换给大清。1月20日,懿律和琦善签订了《穿鼻草约》,基本条款是:割香港岛,赔偿英国政府600万元,两国平等交往,开放广州口岸等。

  但是,道光帝在知道英军进犯沙角、大角炮台之后,大为震怒,又改变了对英国人的态度,不再谈判,虽发布对应宣战诏书,指出英军“逆天悖理,性等犬羊”,“惟有痛加剿洗”,并从湖北、四川、贵州各地调兵3000名,到广东参战。看来道光帝还是太傻了,那个时候又没有京广高铁,你从别的地方调兵,没等兵到达广州,仗都打完了。

  义律意识到必须动用武力让道光帝屈服,随集结英军,攻打虎门和广州。英军火力还是猛,在攻打虎门炮台时,著名的民族英雄关天培同志壮烈牺牲,为大清朝殉国了。随后,英军又攻陷离广州只有60里的乌涌炮台,直逼广州。

  1841年2月26日,道光帝听说英军占领了香港,而且琦善已经和英军签订了《穿鼻草约》,割让香港岛给英国,感觉很受伤,随后很生气,立即下令将琦善革职问罪,严刑拷打,抄家入官,斩监候。其实,我们对于琦善,也一直有着百年的误解,琦善也承受着百年的委屈。琦善,当时作为大清王朝的肱骨之臣,大清朝就是千千万万个琦善们的,他根本没有卖国的动机。事实上,在当时的大清朝,可能也只有琦善知道英军的厉害,同时也知道 清军的无能,知道打也打不过,所以展开外交才能,和英国人交涉。但是,我们中国人,从来都认为奋勇杀敌哪怕死光光了的人是英雄,而只要和敌人谈判签订合约就是卖国贼汉奸。但是理性的想一想,是让林则徐指挥打仗把大清朝打光了好,还是让琦善和英人谈判,保持大清朝的国通好。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对琦善应该更加理性和客观地认识。

  很快,道光任命奕山为靖逆将军赴广州和英军打仗。4月初,清军在广州一带集结了2万余人。

  但是,这次可怜的道光皇帝再一次所托非人。奕山虽为“靖逆将军”但却是个养尊处优的朝廷亲贵,既不知兵,又无谋略。

  1841年5月21日,奕山下令火攻偷袭英军。但是英军早就获知了奕山的计划,早做了准备。因此,奕山的进攻并未取得预期战国,反而将中国的民船烧毁不少。随后,英军乘势进攻广州,广州南北西三面炮台很快失手,广州处于英军的炮火射击范围之内,英军居高临下,炮火弥漫整个广州城。

  在这种情况下,奕山随派人在广州城墙之下,按照懿律提出的条件,在中英《广州停战协定》上签字。大概内容为:广州城内军队六日内撤出广州城60里以外,一星期内交付600万元,赔偿各项损失等等。奕山不敢告诉道光实情,在奏章中说连连大捷,“粤省夷务大定”,请求撤退各省援军。呆萌的道光帝真的以为胜利了,随批准广东援军“凯撤”,同时下旨沿海各省酌量裁撤兵勇。奕山对道光的欺骗使得道光帝看不清楚形势,觉得英国人真的“性等犬羊,不值与计较,况既经惩创,已示兵威”,便准许正常和英国人通商。

  但是,义律和琦善签订的《穿鼻草约》以及后来的《广州停战协定》和英国政府所设想的不一样。英国外相巴麦尊十分恼火,指责义律没有按照他的训令,出卖了英国的国家利益,英国预定的战争目的没有达到,鸦片赔款数额也太少。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也不同意《穿鼻草约》,指责说“如果不是由于义律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奇怪举动,我们所要的一切或许已经到手了。”

  因此,1841年4月30日,英国内阁会议决定召回义律,改派璞鼎查为全权驻华公使,到中国主持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

  璞鼎查一到澳门,立即通知清政府广东当局,扬言要再次发动战争,除非清政府全盘接受英国所提出的各项要求。随即,璞鼎查率舰队北上。首先攻击厦门,虽中国守军将士浴血杀敌,但无奈技不如人,且当时附件水师统帅居然滞留在外洋,是防御兵力收到削弱。英军攻陷厦门后,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和后来小日本差不多。随后,定海、镇海、宁波相继失守。在镇海之战中,满族爱国将领裕谦(不是和郭德纲一起说相声的那个于谦)以身殉国。英军始终掌握着战争主动权,想打哪里打哪里,哪里不爽打哪里,随心所欲,搞得道光帝忙于应付,不明就里。而且道光帝对待战争的态度也是飘忽不定,一会主战,一会主和,一会调兵,一会撤兵,导致地方将领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游移不定、战和两端的方针,使得沿海防务陷于松弛。道光也慌忙从各地调兵遣将,最可笑的是从山西调兵2000名到天津和山海关,那时候有没有高铁,没等调兵到达,仗早就打完了。

  道光又任命奕经(好在不叫遗精)为扬威将军,驰赴浙江应对英军侵略。随着这个遗精将军和前面那个奕山将军差不多,也是个吃喝玩乐花天酒地的主。从道光任命其为扬威将军到他到达浙江前线,竟然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英军又攻陷了余姚、慈溪遗精奉化三城。

  奕经到达浙江后,经过大致了解,做出了兵分三路,反攻宁波、镇海和定海的部署计划,企图一举将英军驱逐出境。奕经的计划报告给了道光帝,道光帝也觉得不错,但是警告奕经小心谨慎,严守机密。但是,英军却花了大价钱买通了一个叫陆心兰的汉奸,将清军反攻计划出卖给了英军,英军就早早地做了准备。这种仗,还用打吗?一打肯定输,而且输的比上次还要惨。果不其然,奕经的计划大败,奕经逃回杭州,从此不敢再战。

  随着清军一连失败,道光帝又动摇了,又令耆英、奕经等人“相机妥办”,对英交涉。但是,英国人这次不给道光帝交涉的机会了。英国人觉得,老是这么打打谈谈,谈谈打打,没啥意思,直接把你打趴下了算了,让你心服口服,直到答应我的所有条件。

  1942年5月28日,英军洗劫乍浦;6月16日,攻击吴淞;7月20日,攻击镇江。镇江之战,甚为惨烈。英军攻入镇江城后,守成清军无一溃散,顽强抵抗,展开巷战和肉搏战。副都通海龄督战到最后一刻,见大势已去,与家人一同自杀殉国。所以,鸦片战争中,不少清军将领,包括满族和汉族将领,真的是奋勇杀敌,但是整个清帝国日落西山,战备松懈,官员腐化,基层官兵再努力,也无济于事。英军入城之后,为了报复,血腥屠城,烧杀抢掠。我们会发现,在近代中国史上,大多数的侵略战争,无论是我们认为很绅士的英国人还是我们认为爱拍片子的日本人,都会在攻陷城池后做些烧杀抢掠的勾当,尤以日本在南京的大屠杀为甚。

  镇江之战使鸦片战争的最后一战。通过镇江之战,英军彻底将清政府打怕了,切断了长江与运河的交通命脉,达到了震慑清王朝的目的。清政府以及道光帝也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觉醒和勇气。

  既然大败了,清政府和道光帝就不得不按照英国的要求来签订条约了。

  1942年7月23日,英军准备攻击南京,当时叫江宁,是两江总督驻地。南京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座苦命的城市,本是座充满柔情和香艳的江南富庶名城,却很快就要遭受太平天国洪天王十余年的蹂躏,接着湘军攻陷南京后的屠城,好不容易恢复了,又在1937年遭受了日本鬼子的蹂躏和屠杀。自古以来,定都南京的王朝大多是短命王朝,此城阴气太重。

  英军准备进攻南京让道光甚为恐惧,赶紧任命耆英、伊里布负责谈判事宜,“一切朕亦不为遥制”,授予了耆英等人全权处理与英人谈判事宜。

  经过多轮谈判,1842年8月29日,清政府代表耆英、伊里布登上英舰“汗华丽”号,与英国全权代表璞鼎查正式签订《江宁条约》,也就是我们后来所知道的《南京条约》,规定五口通商(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割让香港岛给英国,赔偿2100万元以及片面协定关税等。后来,1843年10月8日,耆英与璞鼎查又在虎门签订中英《虎门条约》,作为《南京条约》重要补充,规定了片面最惠国待遇、外国军舰常驻中国港口、运行英国人在通商口岸租赁土地建房居住等等。

  鸦片战争结束自后,美国(这是美帝第一次和中国打交道)、法国其他西方国家,纷纷效尤,逼迫清政府与之签订了中美《望厦条约》以及中法《黄埔条约》,想清政府勒索特权,从而初步形成了主导近代中外关系基本走向与格局的不平等条约体系。甚至一些真正的弹丸小国,如比利时、瑞典、挪威这些在地图上都不怎么找的到小国家也敢威胁中国,签订条约。

  鸦片战争之后,大清王朝在道光帝的带领下,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近代史,也开启了中国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大门,也即将开启中国近代化的大门,从此中国大地上开始上演着战争、屈辱、赔款、割地、奋争、改良、革命等等一幕幕悲喜剧。

  道光帝也似乎意识到了大清朝的悲剧,认为大清朝就是一所年深日久的大房子,“不是东边倒塌、即是西边剥落。”但是,道光帝意识到这一点,却也无能为力,只好将困难留给下一代皇帝——咸丰。咸丰帝将面临几乎将大清朝颠覆的中国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同时也要面临着第二次鸦片战争。从这一点来说,咸丰帝比道光帝更为悲催。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