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ha556688大观博客

欢迎新老网友观览我的博客

 
 
 

日志

 
 

推荐:《走访以色列》(3)  

2017-03-11 17:4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走访以色列》(3)
2017-03-10 13:56:52栏目:文学、艺术介绍和欣赏
  • 28
  •  
  • 0
  •  
  • 0
  •  
  • 0

作者 刘敬

【四】全民皆兵

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全民义务兵役制的国家,也是全世界唯一所有妇女必须与男子一样服兵役的国家。然而,这并不代表犹太人是好斗的民族。战争与和平,现代与传统,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这些似乎是完全对立的事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犹太国家里竟然一直并存着。一路上帮我们开车的司机是犹太人,他说,“在以色列,不当兵的犹太人算不上真正犹太人”。你问年轻人一定回答,“不当兵就不上大学”,对以色列青年来说,入伍当兵是人生旅程中的必经之路。犹太司机六十多岁,有子女二男二女,连他与夫人在内都当过兵,二儿子现在还在军队,是职业军官,待遇不错。他告诉我:历史教训告诉以色列人,国家是他们这个苦难民族的避难所,要像保护生命一样捍卫她。所以凡犹太人高中毕业后必然去当兵保卫祖国,就是身体不合格也会主动入伍去后勤部工作,国家规定男的服役三年、女的二年,如要先上大学,毕业后当兵服役的时间则是六年。一般退役后都可进大学继续读书,考不上的可进部队大学继续升造为部队服务,部队收入水平高。不过,对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并没有这种硬性规定。以色列还从法律上制定了预备役制度,按年龄分成三个级别,39岁以下的男性和34岁以下没有小孩的女性,为战斗预备役;40岁以后男子转为后方保卫预备役;45岁至55岁男人担任民防勤务。所有预备役军人长期训练,至少每月一次,战时动员比例高达总人口百分之十五以上,己到极限。

在以色列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绿色的国防军军装的男女青年,甚至探亲都允许背冲锋枪回家,服役期间枪不离身,随时准备进入战争状态。国家要他们时刻警惕,一旦民众受到恐怖分子袭击,就要拿起手中的武器保护民众。强烈的国防意识使妇女都积极参军,每个成年公民都被视作准假的士兵,在任何时刻都能被召回。在以色列人人皆兵,不是口号而是现实。以色列人似乎生活在一个大兵营中,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样一个武器枪支十分普遍的社会里,却是暴力犯罪很低的国家。这种在市民和军队生活之间的快速转化,使以色列国防军成为大众的部队,加上以色列国防军的优良装备、英勇善战,所以近四十多年里,发生六次中东战争每战必胜。尽管不断和平谈判,以色列却从未停止发展自己的军事装备,以防止下次战争的发生。

当我徘徊在以色列的街道,我脑海中一直在追问着:为什么两千年的分离却仍不能瓦解这个民族复国的心?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特例啊!这当中有着历史的各种必然和偶然的因素,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世界各国的犹太人尽管在两千年的历史中渐渐被同化进各个国家,但是他们一直保留着自己的犹太人的文化,坚持按照《塔木德》所训诫的已经几千年的传统方式去生活,并坚持保留了自己民族的独特语言。如果没有这种文化认同,没有对自己独特传统的信守,我想犹太人将与其它的民族一样,早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无声无息了。由此,我深深的感到:一个人可以断头,一个民族可以亡国,可她决不能失去自己的独特文化。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传统和宗教,国家再强终是人家的“殖民地”,人民再富也只是“物质的蟑螂”。

【五】知恩图报的民族

记得小时候曾听父亲告诉我犹太人在上海的故事:四十年代初上海犹太人只有二万多,称“塞法迪”犹太人,他们在虹口等地形成很大犹太社团,有自己的宗教公会、犹太教堂、学校、医院、俱乐部、商会及政治团体。那时还出了一些有名的犹太富商:沙逊、哈同、嘉道理家族。父亲告诉我:犹太人为什么要经商?因为他们没有土地亡国,是历史根源造就他们成为经商奇才。而后俄国犹太人大批从西伯利亚、哈尔滨来上海,初来时都一贫如洗,只做小生意,后来上升为中产阶级,人数反而超过塞法迪。今天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上海犹太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虽然生活在世界各地,但仍视上海为“故乡城”。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迫害并欲图灭绝犹太民族。逃出欧洲的犹太人痛苦地发现,畏惧于希特勒淫威之下的整个世界均冷酷地对他们关上了大门;唯有中国上海一扇小门,尚敞开在那里。消息传出,短时间内,世界各地逃来上海避难的犹太人达到五万多。上海当时是个开放的城市,任何人来上海都无须签证。当时奥地利的犹太人离开奥地利必须有签证,年轻的中国驻奥地利总领事何凤山冒着失去生命和工作的危险,向犹太人伸出了无私的双手,勇敢地向犹太人发放前往中国的签证,到1938年10月,何凤山来到维也纳仅仅5个月,他就已经发出了1900个签证。拿到签证的犹太人兴奋地把签证称为“通向自由的车票”。感恩的犹太人把他牢牢记心里,把他的义举公布于众。战后,在中国的五万犹太人前后几乎全都离去,他们中的一些人后来成为以色列复国后的第一代开国元勋。

父亲告诉我:上海沦陷之后,日寇巴结希特勒,也曾策划灭绝在沪犹太人。有两条犹太人居住最密集的弄堂,前后出口一度被鬼子焊上铁栅门,禁止出入达一年之久!被困在弄堂里的二千余人,最后大部分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是居住在周围的上海市民,路见不平,接二连三地“空投”,用将面饼等食物掷过房顶去的原始方法帮了他们一把,这些事以色列都一笔笔记在心里。

我们从少年到青年接受的都是“反动的犹太复国主义”、“巴勒斯坦领土侵略者”、“美英帝国主义的走狗”等歪曲事实的教育。长期以来,凡中东出什么事,我们的主流舆论总是骂以色列,糊弄得中国老百姓总认为是以色列很坏,侵占阿拉伯人土地頼着不走。中国人只看到加沙的巴勒斯坦人生活在战争与冲突,难民和鲜血中。而看不到以色列也是一个始终笼罩在炸弹袭击阴影下的国家。从2001年开始8年时间里百分之十五的以色列国民生活在武力和恐怖袭击的威胁之下。甚至中国人眼看着哈马斯恐怖组织用“人体炸弹”专炸以色列平民,国内还有人幸灾乐祸,不分黑白闭着眼睛在骂以色列是“屠夫”。五十年过去了,老爷子怎么骂、儿孙子也跟着骂。偏偏就这个以色列,被我们骂了几十年也忍得住,且能知恩图报。在以色列,当年犹太人把在中国上海的避难史,统统写进教科书里!写进族谱家史里!在以色列,有一个纪念碑上面写着:“中国人,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恩”!

其实,我们不过是仅仅救了五万犹太人人,却得到了他们举国的尊敬和后来多年的军事科技与人道的支持与帮助。国内很少有人知道:在小小以色列国,她接纳了几万中国大陆劳务工人,照理说她完全可以用身边的大量廉价的巴勒斯坦工人。1976 年唐山大地震,以色列在第一时间宣布,向受灾的中国人民捐赠一亿美元。不知道当时毛泽东有没有为中国人民接收下这笔犹太人的报恩钱?因为他一贯以意识形态为由,自作主张先后拒绝了来自美国、联合国、日本等国家给中国人民的灾难援助。七十年代,一亿美金是个什么概念?在我记忆中至今没有一个国家肯拿出这么巨大一笔钱帮助受灾的中国人。冷战时期,西方搞了个“巴黎统筹”,相当多的敏感技术对我国是严禁出口的。那是一道铁幕,惟有想报恩的犹太人,把所谓意识形态的“立场原则”抛一边。且不论我军战机和潜艇今天看来同以色列的是如何相似。就说一个防弹衣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色列率先发明纺织纤维防弹衣,而我国还停留在缀垫钢片阶段。很明显的一项军用技术,“巴黎统筹”盯得紧,而我国警方迫切需要,于是奇迹出现了,中国“自行”研制出了纺织纤维防弹衣!就是现在穿在我国160万武警身上的那种。近年,我国向以色列订购了四架高科技预警飞机,报恩的犹太人抛弃原则立场,偷偷摸摸瞒着美英西方封锁集团,私下与中国签约。后来受美国阻挠,合同被取消,我国付了2.5亿美元定金,以色列却赔了3.5亿。上海人知道:在虹口唐山路一带不起眼的老房子,近来变得不寻常;年年有从以色列等世界各地远道而来探访的犹太人、他们扶老携幼,流连忘返,深情、虔诚地寻访他们当年的诺亚方舟!听说每年有四万以色列人到中国来旅游与探访故地及工作。在我去以色列前还从电视新闻中看到,小小上海以色列领事馆向虹口某民间组织捐赠60万人民币支持爱心活动。

中国人现在去海外旅游的多了,如果着眼于友好,我认为首选当推以色列。因为犹太人会友善对待你。如果你在特拉维夫与耶路撒冷遇到麻烦,试试在街头举着写有“我是中国上海人、需要帮助”英文字牌,肯定会有一些犹太人特别是老人上前讯问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为什么?因为犹太人是有恩必报的民族。连现在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的父辈也是流亡在哈尔滨的犹太难民。我与高先生在考察以色列时,每遇想要做的事有困难时,经常拿着《犹太人在上海》的画册给以色列人看,想不到都能迎来微笑、握手、拥抱和犹太人的帮助。

以色列举国上下把每一个人都视为最宝贵的财富,人权高于一切,包括死难者,犹太人有恩有仇同样必报。这么多年,我们的新闻媒体报导都偏向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几乎不赞扬,并一直隐瞒以色列对中国友善的事实真相。中国人民要独立思考,要冷静分析六次中东战争的原故,客观看待以巴的冲突。

中国绝大部分人不知道新中国成立后,以色列是顶着西方压力,最早公开承认中国的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而不是像许多亚非拉穷国是为诈骗中国人的钱财而来建交的。事情发生在1950年1月9日,新中国成立的第101天。这一天,周恩来总理接到了一封特殊的祝贺电报,电报的落款是以色列外交部长摩西?萨尔特,他在电报中说:“我荣幸地通知阁下,以色列政府已决定承认贵国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我高兴地借此机会对阁下表示我国政府对中华民族繁荣的真诚希望和我本人对阁下的最好祝愿。”当时中国领导人吃一惊:认为美英等国千方百计扼杀新中国的成立,而由美国一手扶植的以色列却向新中国伸出了橄榄枝,这究竟是真是假?当知情人告知:二战时期中国收容过五万犹太人,以色列不少政治与经济重要人物本人与父辈都曾经避难过上海,这是犹太人有恩必报的原则而做出的举动。这时的新中国,除了苏联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还没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肯与国民党断交而与共产党建交,以色列的义举真是件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喜事。但事情同样难到了周总理,收容犹太难民是国民党而不是共产党,当然也可说是中国人民。但共产党的原则立场、革命路线还是要的,与以色列建交势必得罪阿拉伯兄弟。政府迟迟不决,而以色列为与中国建交外交官主动频频出入我驻外使馆 ,并瞒着美国建立了一条秘密联系通道,即缅甸外交机构。与之相反的是,1948年以色列成立后,中国是世界各大国中唯一没有正式承认以色列的国家。1956年l0月,苏伊士运河战争爆发,想站在第三世界领袖位置的毛泽东对以色列与英、法进行了强烈谴责,并主动中断了与以色列的一切外交联系。从此,中国与以色列的关系进入了30余年的“冷冻期”。直到1992年,两国才建立起正式的外交关系。

今天,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我要对犹太人说:对不起!作为一个中国上海人,我会像父亲一样,永远把你们当作最珍贵的朋友。

                                                                       犹太难民在上海用过的家具

【六】硝烟背后

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以移民定居而形成的国家,它是一个高度城市化的社会,全国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口居住在一百多个大小城市,许多城镇是在原来荒无人烟的地方新建的“移民城”,有的只有一二十年的历史。以色列人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后,以色列政府开始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修建定居点。30多年间,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共建定居点200个。而迁居到巴勒斯坦的犹太移民不是一盘散沙,不是孤立和分散的,他们生活在定居点内,定居点外围安装了栅栏和大铁门,组织成“基布兹”(希伯来语“群体”)进行生产和分配。在这些移民中,除传统的犹太会堂等组织外,还有了“哈加纳”、“伊尔贡”等等防卫组织。哈加纳成员平时搞建设,耕地、养奶牛,还要帮助定居点盖房、筑路、准备建筑材料;夜间,则根据安排,担负警卫任务;遇有紧急情况,动员全村青年参加集体行动。在巴以和谈中,巴方要求以色列拆除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所有的定居点。而根据沙龙的“单边行动计划”,以色列只准备拆除加沙地区的全部21个和约旦河西岸的4个定居点。巴勒斯坦难民除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外,主要分布在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这些难民能否回归、回归多少将涉及巴勒斯坦、以色列等中东相关国家的民族构成、人口比重和社会安全等重大利益。在巴以和谈中,以色列反对巴勒斯坦难民回归,50多年的巴以冲突波及整个中东地区,水资源分配与难民回归都困扰双方,而巴勒斯坦自治区一直处在不利局面。

来耶路撒冷前我们就打算好,想找个当地胆大的司机带着我们去看隔离墙,去看哈马斯。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在朋友帮助下我们联系上一个老资格的60多岁犹太司机,谈妥花加倍费用带我们出关卡进入巴勒斯坦敏感地区。一路上我们与犹太司机闲聊起来。他告诉我们:辨别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居住区很容易,房屋好坏是一个标准。另外以色列房屋几乎都是平顶,以色列的高科技利用普及到千家万户,每间楼房最顶层一定有铁架支起的长圆形水箱,旁边是太阳能发电板,还有卫星天线。更有趣的是水箱颜色就能区分出民族,犹太人白色,阿拉伯人黑色,据说白色水箱是第二代产品比较贵。还有绿化繁盛的居住区肯定是犹太人,很多街区与欧美城市相似,花园锦绣;而阿拉伯区域就比较脏乱差,树木明显稀少。我发现以色列公路上堵车厉害,而汽车车身太脏,路边连洗车铺都没有,问司机是否缺水?他说:以色列是缺水国,人们习惯节省用水,你们看到的绿化地带,都有昂贵滴水灌溉系统。司机还告诉我们,以色列一些大医院大楼顶都有直升停机场,因为经常发生恐怖爆炸事件,抢救人是最重要的。以色列几乎每家有1至3辆小车,中层以上职员都由公司配备。我问他60多岁为什么还工作?他说以色列人喜欢工作,你以后可以看到不少到退休年龄的老人还在继续工作。确实如此,我们在以色列到处碰到六十岁以上仍工作的老人,司机、导游、旅馆服务员、飞机上的“空爷爷”,问原因并不是为了钱,恐怕是因为年轻人都在军队与大学,社会缺乏劳力的缘故。

犹太司机还带我们去了巴勒斯坦控制区,他好像跟边防军很熟,可能是他的车有特殊牌照或经常出入的关系。在关口他介绍我们是二位中国人,想到对面去看看,在士兵正要查看护照时,高先生拿出画册《犹太人在上海》,试探性给士兵看,上面记载了许多犹太难民生活在上海的情况,告诉他们我们的父辈曾经帮过犹太人。年轻士兵高兴得满脸笑容与我们握手,一个美丽的女兵看后激动地亲吻了画册,还拿到岗亭内给当官的看。当我们得寸进尺要跟他们合影时,几个士兵非但不拒绝,甚至放下检查工作背着枪亲热地与我们合影。这可急坏了那些想急速过关的排队车辆,看到士兵与我们光顾着闲聊而不放闸栏,只有拼命按喇叭。

我好奇问:那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愿意这么危险地背着枪当兵?犹太司机告诉我:世界上没有哪一支军队中的女兵离战争如此之近。由于以色列长期处在恶劣战争环境,越来越多女兵前往第一线,健康的女青年都要当兵,服役期为21个月,一般在8个月后她便有可能被送到军校深造,而后当上一名职业军官。在以色列常有这类奇怪事,如果家庭经济拮据,女兵还可以养家,除了拿军饷各种铺贴外,女兵可以利用暇时去打工,另挣一份钱,因此不少女兵去当服务员、清洁工等。

司机带我们去了一条脏乱差的巴勒斯坦汽车修理街,并说这里巴勒斯坦人修车费比以色列犹太区便宜一半,所以犹太司机经常来。司机一到就送给车行老板一包药,他们亲热的互相拥抱。犹太人享有公费医疗,所以这些药对没有医疗保险福利的巴勒斯坦人来说是雪中送炭。犹太司机告诉我:刚才拥抱的巴勒斯坦人就是法塔赫人。他还领我们进一家咖啡店,要了二杯咖啡,并为我们介绍一个朋友。原因是一路上我们一直纠缠打听哈马斯的情况,请他带我们去看看哈马斯人。他干脆拉来一个强壮的巴勒斯坦中年人介绍给我们,说他就是哈马斯人员,看到我们吃惊怀疑样子。他解释说:其实在这地区有许多巴勒斯坦人参加哈马斯与法塔赫组织。没事时他们要吃饭干活,一旦闹事时他们就会放下工具拿起家中的枪。这位哈马斯人员一点不回避自己身份,还很乐意与我们照相。看到普通的犹太司机与修理汽车的巴勒斯坦解放战士,如此亲热友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平民百姓和谐是容易的,都是当权搞政治的人作怪。战争归战争,毕竟普通的人民还是要过日子的,这么多年下来,以巴边界上的老百姓已经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

我们去了离耶路撒冷十公里远的隔离区伯利恒,在进入伯利恒关卡室内的检查厅时,在七八个出入口,以方控制区内冷清得只有我们四位游客,而对面排着长队,都是有以色列批准护照可以进来打工的巴勒斯坦人。伯利恒是基督教的摇篮,是耶稣诞生地,那里有许多跟基督教有系脉的历史,如:耶稣出生地与著名的牛奶教堂及新发现的基督教中世纪废墟等等。一路上,许多商店大门紧闭,路人稀少,墙上阿拉伯的标语和黑色涂鸦十分醒目,看得出有民族对立情绪。听说这里居住着不少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基督徒,他们内心很矛盾,既同情自己的伊斯兰同胞,又不赞成巴勒斯坦兄弟过激的暴力行动,更不愿意放弃自己以色列身份享受到的利益。在伯利恒街区同样有不少与犹太人一样的漂亮住宅,听说是一些在欧美打工的阿拉伯移民,赚钱后不忘在耶稣出身的宝地买地盖房,这里是全世界基督教徒朝圣的地方,也是旅游胜地。可惜是巴勒斯坦人的管辖范围,长期冲突,一旦形势紧张关口就关闭,造成旅游萧条冷清,严重影响当地人生活水平。一路上我们问了犹太司机许多难以理解的问题。法塔赫与哈马斯应该是亲兄弟,同样都为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在斗争,怎么会像仇人打起来?这不给你们以色列犹太人看笑话。犹太司机说:这不奇怪。和以色列相比,巴勒斯坦政府很腐败,阿拉法特在世时他领导的法塔赫组织已经腐败透了,不少有权有势领导人把美国、以色列、阿拉伯各国捐助的钱都中饱私囊,造反内乱是迟早的事。司机说:其实整个巴勒斯坦地区都在以色列控制之下,连巴勒斯坦政府公务员的工资都是以色列政府给发的,巴勒斯坦武装警力与以色列国防军相比,就好比一个小孩与成年人打架一样,力量对比太悬殊。我们政府的政策是你巴勒斯坦激进组织想捣乱就出重拳打击,他同时自豪地说:我们的民族比他们优秀,胜利是必然的。我想:巴勒斯坦地区与以色列一样生存环境很差缺水又无资源,但双方求生存的态度不一样,一个伸手靠外部送钱,拿了钱为别人也为自己搞暴力解放运动;另一个奋发图强搞科研,拿出钱为自己与他人求安稳,和平过日子。两种态度必然产生两种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