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ha556688大观园博客

欢迎新老网友观览我的博客

 
 
 

日志

 
 

“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2017-03-19 06:4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3-10 11:00:49栏目:六根
  • 4777
  •  
  • 4
  •  
  • 33
  •  
  • 0

《论语》中有句话:“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这里的“危”是严厉、正直的意思,这里的“孙”是谦顺、谨慎之意。所谓“危行”指的是不随波逐流的高洁品行,“危言”则是指正直的言论和真话,而“言孙”意为言论应当变得谦顺。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是:当国家有一个好制度时,人们要讲真话,行为正直;而当国家制度变得不好时,人们仍须行为正直,但言语须谨慎。

无论有道无道,行为正直都是必须的。孔子的这句话,常被一些人拿来作为批评儒家的证据,他们认为“言孙”就是不敢说话。这其实是误读。严格说来,“危言”只有说给那些想听的人才能发挥效用,所以“言孙”并不是指怯懦,而是实现“危行”的前提。在孔子看来,只有在一个好的制度下,人们才会自由表达,愿意自由表达,其实是衡量制度好坏的一个重要标准。

《国语》有专门的故事,来说明让民众自由表达的重要。周厉王暴虐无道,民众都指责他的暴政,于是召公对厉王说:“民众忍受不了这样的暴政了!”厉王大怒,找来了一群巫师,专门监视那些议论朝政的人。一旦有报告,厉王把那些议论者杀掉。最后民众没人敢说话了,熟人在路上遇见了,也只敢用以眼神示意。周厉王高兴地告诉召公:“我已成功制止了民众的议论了,人们不敢说什么了。”

于是召公说了以下名言:“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是:这是阻止人们的言论呵。禁止民众之口的危害,比堵塞河川的水还要危险,河川水被堵塞会决口奔流,伤人一定很多,禁止人们讲话也会这样。因此,善于治水的人要排除水道壅塞使它畅通,善于管理人民的人,要引导他们敢于讲话。召公又说:民众用嘴发表意见,政事的好坏就自然表现出来了。民众心中有思虑,自然会在口中表达,怎么能加以堵塞呢?如果堵住了百姓的嘴,还有人会关心政事吗?

这是两千多年前邵公对周厉王的谏言,周厉王因施政暴虐,熟人在路上遇到都不敢打招呼,只能用眼神交流。周厉王不听劝告,三年后发生了“国人暴动”,把周厉王赶出了镐京。这是二千多年前人们就明白的道理,今天看来,仍不过时。

当年的人都能认知到,公众舆论是这个世界上的法庭,所以它会没日没夜地讨论它认为重要的事情。敬畏舆论会使权力学会小心谨慎,却也因此变得安全稳妥。不像今天有些舆论工程师们,只期望把那些自发的独立言论,都包装成能制造认同的官方话语,如同包装商品一样。让所有的头脑被一种思想定型,改变人们对于现实的认知,才是这些工程师期望达到的目的。在他们看来,公众舆论是不值得信任的,似乎总是代表了谬误,而很少有真理,透露的也总是负面信息。

现代社会则把民众的言论和观念看作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只有让信息和观念进入市场,通过优胜劣汰的竞争和市场检验,才能辨其良莠。那些适合民众需要的信息和观念,自然留存下来;那些不真实的信息、无说服力的观点,肯定应者寥寥。这一筛选过程,依靠的不是政府的管控之手,而是民众的理性与常识,这是宪法和法律首先需要保障的。自由是制定法律的前提,只有保证公民有发表不同的意见和见解的权利,才会形成整个社会的公共意志。

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看,也是如此。只有保障了民众的言论权利,才能达到对言论市场的合法管理。评判一种管理方法的社会效益,也是法治原则之一。如果一种制度方案,比另一种制度方案能降低更多的社会成本,带来更大的社会效益,法律会选择前者。效益原则,与权利平等的理念是兼容的,它不会区别对待不同的群体与阶层,而是把社会看作一个整体,来衡量一项政策的收益与成本。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对言论管理的司法实践中,这一原则也得到广泛运用。比如欧美的“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日本的“公共福祉”原则,运用的都是这种效益原则。

政治心理学告诉我们,没有人真的反对言论自由,它们只是反对另一些人的言论自由。所以当言论受到不合理的管控时,被伤害的不仅是普通民众的权利,也包括政治家与企业家的权利。这种滥用限制的行为,伤害的不只是法律的权威,也等于在制造各种极端言论,伪言邪说因此在私下里肆意横行,也就毫不奇怪了。

而保障了言论的权利,不让民众“言孙”,就等于培养民众理性的思考与判断力,让民众在自由讨论中,自己去辨别某项公共决策的利弊,少数利益集团想在公共政策中施加自己的影响力,会变得困难。通过民众的自由讨论与客观分析,符合大多人利益的公共决策,自然会获得民众的支持。民众的参与,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大保证,而且能为社会实践提供更为广泛的智力与思想资源。

不能因为有对公众舆论的偏见,就对民众的言论用“堵”的战术,好像只要把这些言论删除了隐藏了,就天下太平了,其实这些言论仍然在人们心中。等到人们真的认为只能秘密传播这些言论时,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才是一种真正的危险。

中国首套《名人堂》众筹丛书正在热筹中,望多多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