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ha556688博客

欢迎光临 !博客汇集 网址汇集

 
 
 

日志

 
 

马克思为《资本论》耗尽一生心力  

2018-07-31 15:0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思为资本论耗尽一生心力

20180429 21:25: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周良书

 

原标题:【读懂马克思·院长名家谈⑤】马克思为资本论耗尽一生心力

共产党的老祖宗是马克思而马克思一生用力最深的著作是资本论》。这本著作几乎耗尽他毕生的精力早在1843,25岁的马克思在科伦主编莱茵报就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了此后足足有40直到静静地躺在旧椅上与世长辞时(1883),他还没有把资本论的第二三卷完全整理出来

马克思说过,《资本论是他终生的事业他是以惊人的毅力写作这部无产阶级的圣经。184310马克思被迫流亡巴黎从此开始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流亡伦敦期间马克思一家甚至因付不起房租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举家迁移夫人燕妮在写给魏德迈的信中说有一天,“突然女房东来了要我付给她五英镑的欠款可是我们手头没有钱于是来了两个法警将我的菲薄的家当——床铺衣物等——甚至连我那可怜孩子的摇篮以及比较好的玩具都查封了他们威胁我说两个钟头以后要把全部东西拿走我只好同冻得发抖的孩子们睡光板了”。

但马克思仍能坚持自己的工作他写信告诉魏德迈:“早上九点至下午七点我通常在大英博物馆里。”1867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终于使马克思松了一口气但在这以后的15年间他还是日夜为资本论绞尽脑汁他一面要忙于处理第一卷的翻译和修订工作同时又要把其余三分之二的手稿编纂成艺术的整体”。

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马克思既要与贫困搏斗又要与病魔作战只要一回到理论工作中他的旧病就会严重复发大脑的压力以及随之而来的失眠即使大量的安眠药也不能缓解他的痛苦直到逝世前不久他才被迫停下这项工作并希望他的好友——恩格斯能对这未完成的手稿做出点什么

马克思对待著作的责任心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为了资本论未发表部分的编校他费尽心血这部分手稿1863—1865年即已草成他读了又读改了又改第二卷第一部分的原稿现在保存下来的就有八种之多由此可见他严谨的工作态度了马克思说过他有这样一个特点,“要是隔一个月重看自己所写的一些东西就会感到不满意于是又得全部改写”。写作资本论第三卷时马克思打算以俄国为实例研究地租问题为了能阅读第一手资料他在50岁时开始学习俄文尽管俄文十分难学但不到两年功夫他就能顺利地阅读俄国文献了

马克思对其著作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凡未经仔细加工和认真琢磨的作品他决不允许出版他不能忍受将未完成的东西公之于众因为把没有作最后校正的手稿拿给别人看对他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有一次马克思曾亲口告诉拉法格他宁愿把自己的手稿烧掉也不愿半生不熟地遗留于身后

马克思的工作方法常使他从事非常繁重的劳动早在1843—1847年间马克思就写出24本经济学笔记摘录从17世纪到19世纪大约70个经济学家的著作全部份量相当于资本论的两倍1850—1857马克思又写了数十本笔记这些摘录笔记是后来他创作资本论的重要依据他在致恩格斯的信中说:“我做着大量的工作多半直到清晨四点。”

但不管工作有多么繁琐马克思都是亲力亲为即便为了证实一个不重要的事实他也要特意到大英博物馆去一趟为写作资本论中关于英国劳工法的20来页文字他甚至翻遍整个图书馆里载有英国与苏格兰调查委员会和工厂视察员报告的蓝皮书那些铅笔记号表示他曾从头到尾地通读过这些书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吃惊地发现马克思的稿纸中竟有超过两立方米的材料是俄国的统计数字马克思还用细小的字体写满了3000页纸的阅读笔记为了完成马克思的遗愿恩格斯分别于1885、1894年将资本论的第二三卷整理出版列宁说这是恩格斯替马克思建立的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但恩格斯却坚持认为这一切都是属于马克思的”,“没有马克思我们的理论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